一场直播带货几个亿 探秘直播带货市场现状

一场直播带货几个亿 探秘直播带货市场现状

  来源:三秦都市报

  被称为“口红一哥”的李佳琦每天试色上百支口红的视频,在网络直播平台上走红,他推荐的产品,几乎全部都被“一抢而空”。

一场直播带货几个亿 探秘直播带货市场现状

  这种由“短视频”“网红直播”和“电商”共同构成的全新产业链,将网红经济转向体验式经济,带动了广泛的社会讨论。

  一方面,网红带货,流量变现,供应链与主播互相成就,重构了人、货、场的关系,形成强劲的消费浪潮;另一方面,从新生到野蛮生长再到狂热火爆,消费者们的投诉也越来越多,网红们正在经受信任危机和监管等风险。

  带货行业究竟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,背后从业者的真实状态是怎样的?近日,记者采访了多位网络主播、“带货经济”从业者,尝试探秘直播带货市场的现状。

  火爆:直播10分钟 创下1.43亿消费额

  在刚刚过去的“双11”,天猫成交额最后定格在了2684亿元。

  直播,几乎成为商家们的标配。以美妆品牌为例,Whoo后预售6分钟就突破了1亿,并刷新了直播间单品10分钟1.43亿消费额的新纪录;雅诗兰黛在预售开启后不久,直播成交额就突破1亿,其中店铺直播成交接近一半。

  “双11”当晚,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和当红女主播薇娅均吸引了千万级用户在线观看,带货金额均近亿元,很多明星产品,往往主播刚喊完三二一,就被粉丝们一抢而空。

  这种火爆的场面背后,直播带货正在成为一条日趋完整的产业链,在流量变现的吸引下,各种机构和个人纷至沓来。记者查询发现,2018年,淘宝直播平台带货超过1000亿元,同比增速近400%;81个直播间成长过亿,每个直播间等于一家成功的企业;5家机构引导成交破10亿元。

  “天哪,这是什么神仙颜色!”“买它!买它!买它!”从化妆品柜台的一位彩妆师,到年收入超千万的网红带货主播,27岁的李佳琦堪称直播行内绝对的明星,他创造出无数“现象级”的带货案例,成为消费主义时代的另一种社会现象。

  女主播薇娅,则是直播里的另一位“大神”级主播。去年“双11”,零点之后开播的两个小时里,她直播间的销售金额达到了2.67亿元,全天直播间销售额超过了3亿元,每场直播人均观看人数高达230万。

  直播卖货的身后,是近年来蓬勃发展的网红经济。西安网购达人刘娜告诉记者,从消费者的角度而言,网红主播的出现打破了消费者和商品之间的知识壁垒,现场感和互动性带来全新的购物体验,购物方式也变得越来越有趣,“比如不少品牌已经上线了AR(虚拟现实)试妆功能,在手机上就可以像照镜子一样试遍店里所有的口红和眼影。”

  现状:行业两极分化极为严重

  作为一种新兴的电子商务营销模式,直播带货可以帮助消费者提升消费体验,为许多质量有保证、服务有保障的产品打开销路。

  网友“糖豆儿”是西安一位“80后”主播,“这行其实没有什么诀窍,就是坚持和努力,当然也非常辛苦,并不像常人想的这般风光。”她告诉记者,直播看上去很自由,其实最不自由,“你必须每天播、固定点播,如果落下一天两天,粉丝量就会大幅度下滑。”

  此外,无论哪个直播平台,都需要满足一定条件才可以,比如在“抖音”平台,粉丝过3000人,才可以加入商品链接,“一直播”要满足10万粉丝量。

  加入商品链接,意味着可以带货,“直播要带货,就必须熬时间,直播时间越长,粉丝量越大,销量才会越大。比如,一名网红有100万的粉丝体量,但如果粉丝跟她的互动特别少,就不具备变现能力。”

  这种说法,可以从BOSS直聘平台近日发布的《“带货经济”从业者现状观察》中得到证明,调查显示,近4成的“带货经济”从业者每天平均工作8—12小时,17.8%的主播最长连续直播10小时以上。

  但不是每一个努力直播的主播,都能像“李佳琦和薇娅”一样站在聚光灯下,行业两极分化极为严重。“糖豆儿”是从2017年开始兼职做主播的,因为性格开朗,喜欢交朋友,尝试几次后,效果还不错,逐渐积累了5万多粉丝,“西安全职做主播的比较少,大多是利用一技之长做兼职,有的上班有的上学。”她认为,正常上班的话,无论在哪里,要往上走,有很多综合因素,比如社会资源、人脉关系等等,但直播不需要,完全是依靠主播的个人魅力,“算是一个比较公平的实现梦想的渠道。”

  争议:网红直播带货引吐槽

上一篇:贵州省一煤矿发生疑似煤与瓦斯突出事故 8人被困 下一篇:没有了
万博体育app